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>科研天地>八面来风

八面来风

重逢曹文轩老师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时鹏寿 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10日 点击数: 字体:

重逢曹文轩老师

时鹏寿

如果用“名满天下”来形容曹文轩老师,大概还是名副其实的吧?撇开他著名儿童文学作家,北京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的显赫身份不论,仅中国第一位国际安徒生奖得主的荣耀就可以了。

十一月底,曹老师驾临古城如皋,在几所中小学举行文学报告会,他的诸如“阅读是把弓,写作是支箭”之类的高论广为流传,他在如皋这所江苏历史文化名城再次掀起“曹旋风”,让粉丝群暴涨,令粉丝们癫狂。很多小读者捧着久藏的、新购的曹老师的书一读再读;甚至有本土女作家在微信群内公开表白:“这个男人,我暗恋多年了!”

因为一些机缘,我有幸在曹老师在如期间得以面觐,而且共进午餐。

甫一见面,我就从俗地和这位江苏老乡拉近乎:曹老师好!我是你的学生。曹老师好奇地望着我,眼神有点茫然。我赶紧道:我2006年以南通市学科带头人身份在北大进修过,好几十个人的班,你给我们上过课;后来我还写过对你的印象的文章,发表在《学子读写》上。曹老师说:记起来了,有这么回事。看来,南通教育在外的名声还是很响的。

于我,与曹老师面对面的情景历历在目。

那是2006年8月1日,星期二,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。北京大学网络教育学院314教室内。三个小时的侃侃而道,让我们见识了曹老师的真知灼见,还领略了他的古道热肠。

他说:“面对苦难,我们应抱有感恩之心。”现在,全社会都弥漫着享乐的气息:无论是政府官员还是芸芸众生,大家都不读书;饭局前哪怕只有10分钟也要打两把牌!全社会都在渲染和夸大孩子的苦难。其实,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苦难!苦难是社会生活中永恒的主题!他最不喜欢的季节是春天,因为这是青黄不接的时候。童年吃过青草,饿得甚至想啃石头的经历让他刻骨铭心。因此,他认为,对今天的学生进行必要的“苦难教育”,其意义远远高于语文基础知识教育、作文教育。

曹老师说,许多人对当今的教育有意见,殊不知,支撑着当今中国的精英就是我们这个教育制度培养起来的。

曹老师认为,老子与儿子、老师与学生的关系是天生的!许多人误解了民主、自由,于是让儿子、学生无节制地自我膨胀。这是很危险的!

他说:“没有情调的人生是一种质量低下的人生。”他认为,我们共和国的教育最缺少的是审美教育。而美的力量绝对不亚于思想的力量。情调与知识、思想同样重要。回溯历史,当年,蔡元培出任教育总长时,就大力提倡德、智、体、世界观、审美五个方面的教育。

他直斥文坛“谁谈崇高谁虚伪,谁谈美谁矫情,谁谈悲悯谁滥情,谁谈风雅谁附庸风雅”的怪现象。而一个人、一个民族的风雅常常是从附庸开始的。

他认为不少文人常常把“丑”与“脏”混为一谈,所以作品中常常出现“厕所意象”;把“假”与“虚伪”混为一谈。他说,加西亚·马尔克斯也写厕所,但是非常具有表现力,写得漂亮!不像我们,好像就是为了展示肮脏、丑陋。

他认为,之所以有那么多的人看韩剧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韩剧干净!

他说:“能够感动,这是一个人的美德。”现在,不少中国人拒绝感动。他特别欣赏日本作家栗良平(本名伊藤贡)的《一碗阳春面》那样的作品。

他特别阐述了“阅读生态问题”。而今,国民不怎么读书!学生也很少读课外书,即使读,也多是没有多少意义的书!这些书对人生成长,甚至对写作文,作用都不大!问题的症结是不少书是没有“文脉”的!

他觉得,儿童文学是给孩子带来“快感”的文学!

这些,令听众顿生醍醐灌顶之感,而且至今难忘。

在古城如皋,再次和曹老师说起这些,他总是睿智地笑笑。

而此次同桌进餐,曹老师给在场的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因为所在酒店以烧鱼闻名,于是各式各样的鱼纷纷被端上餐桌,我们就一如既往地糊里糊涂地吃,只管好吃不好吃,不管这鱼那鱼的名称、特性之类的。但是曹老师不是这样,他总要穷根究底,问同桌的就餐者,问服务员,甚至让服务员去问厨师。跟着曹老师,我们也弄明白了船丁鱼、江鲈鱼、昂刺鱼等等。

最有趣的是一盘牛肉上来后,曹老师于无疑处生疑:这是黄牛肉还是水牛肉?这样的问题,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。服务员表示不清楚,曹老师让她去打听后再说。当服务员再次进来后,曹老师再次询问,服务员语出惊人:店主人准备把牛牵过来,正在来的的路上。虽然惹得举座大笑,但是并没有让曹老师释怀。临行在收银台店主人处,我们懂得了是黄牛肉,而且懂得了黄牛肉肉质远远优于水牛肉的知识。

曹老师还表现出对“赛雪梨”的如皋萝卜、猪肉皮之类的土产的浓厚兴趣,让我们对这位盐城老乡倍感亲切。

席间,我问起十多年前同给我们上课的哲学系的王博老师,因为王老师在授课时曾经提问过我。提问于教学是常态的,不寻常的是他在和听课者都不熟的情况下让“高明”答问,我清楚地知道全班没有“高明”其人,王老师是指向我的。我坦然地站起来回答了问题。面对满座的惊愕,王老师释疑:感谢“高处明亮先生”的参与。看来,我和王老师还是有默契的。从此我多了个“高明”的雅号。而今,国内知名的庄子研究专家王老师已经是北大党委常委、副校长了。

我们还聊起了我的朋友、如皋老乡杜晓勤教授。作为国内知名的古典文学研究专家,执掌复旦大学中文系的陈引弛、南大文学院的徐兴无的同门,他也以北大中文系副主任的身份分管系里的教学工作。就做学问而言,我清楚,杜教授算得上是我们如皋的骄傲。

考虑到机会难得,我拿出特意带去的他的著述《经典作家十五讲》,跟曹老师汇报我阅读后还写了一篇评介文字发表在南京的《精品》杂志上,该文还收进了我即将出版的著述《让书香浸润生命——时鹏寿伴你品读经典》中。曹老师鼓励了我,还欣然为我题签。又分别和在场的仰慕者合影。

曹老师“名满天下”,而且身处京城;我等在基层学校,而且僻处小城,却能够一再相逢,亲承謦欬,这,是我等的福分,也是我们之间的一种缘分。

(2017.12.6)

【打印文章】 【添加收藏】